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金沙ag平台 > 金沙ag客户端 > 正文

专访MONOGEL:有型用力的摇滚乐(全文)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24

  MONOGEL是香港乐队。几个偶然认识的玩音乐的人,随意组织的一个小乐队,这是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又说,我们的音乐带着玩票性质。但是事实上,他们是所谓的精英乐队。所谓的“精英乐队”,即由本属不同乐队兼且彼此已独当一面的乐手所成立的队伍。来看看组成人员的底料:来自Pullove的业仔(主唱),大头佛的H(结他),大头佛/Site Access的CM(低音结他)和Site Access的Shing(鼓)。

  封面便是男士们最喜欢的娇娃图片。他们的音乐带着他们所说的玩票感觉,带着微微的讽刺,洒脱的声线,直接的歌词,不讨好,不卑不亢的唱歌,港式车库英伦。听久就觉得,他们的每首歌都是值得慢慢听的佳品,在每首歌里都可以找到自己。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这是值得一听的,我倒是很喜欢他们那种态度。曲调是吸引我一直听下去的动力。很久没有遇到过港式摇滚可以谱出这么出色的音符。monogel的团员都把创作白话摇滚作为己任,这一点很可贵。要知道他们在以前的乐队里都是创作英文歌的。他们并不象任何听过的声音,他们只是他们自己,他们有他们的辛苦,快乐,沮丧,大笑。他们调侃着唱歌,但是心里面却是很认真很认真的作他们自己的音乐。

  MONOGEL(CM):其实各成员之前已经有很多渊源。香港很多乐队的band房都聚集在一个叫官塘的地区的工厂大厦内。之前我和鼓手阿成一直在组的另外一队乐队的band房也在那里,而主唱业仔当时参与的乐队“大头佛”的band房就在我们的楼上, “大头佛”的吉他手H仔则是是我中学的同学。各乐队的人在大厦里形成了像小社区一样的状态,十多个band房聚集在统一栋大厦的楼上楼下,大家都中门大开,各乐队成员经常走动串门聊天,四处探望朋友,犹如香港的“师奶”串门借酱油借针线一样。一次刚好我、业仔、阿成都聚在一起聊天,聊起来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有兴趣做中文音乐,于是想要组成一队新的乐队,做一些和当时在组的乐队不一样的东西,和一些新的伙伴做一些新的尝试。大家都很有兴趣,都觉得“好啊好啊!”,就组成了MOMOGEL。本来只打算玩的,玩着玩着就发现有火花,不如就干脆继续吧。

  MONOGEL(CM):首先是“很有型”啊,哈!当时是摊在BAND房里左思右想,叫什么名字好呢?首先希望名字是有三个音节的——因为厉害的乐队都是三个音节的嘛。比如坏碑唇、大头佛、Radiohead、Beatles啊……都是三音节的!而我们也希望乐队的名字是能够有“视觉、听觉相关联”的感觉,于是就想到mono(单声道),挺有型的嘛!但mono后面接什么词好呢?然后就想到gel,不是指啫喱的gel,而是指操控灯光时会用到的滤光灯纸,指的是这种 “gel”。单声道的gel,挺有趣啊,于是就决定用这个名字了。但后来我们在网上发现,原来MONOGEL是指供糖尿病人服的药,哈哈。

  MONOGEL(CM):影响我开始组乐队的倒不是偶像,反而是以前在中学时期的一帮同学。中学时期有音乐课,可惜只教一些很正统的知识。直到中学四年级的时候,开始有同学用一些很简单的、用格子布缝制的结他袋装着木结他回校,趁午饭时候就弹。其实当时弹的无非是Beyond的歌、甚至是街上买来的流行歌曲乐谱上的“劲歌金曲”之类的歌,但已经令我很羡慕,觉得“很有型”,很向往自己也能够带着结他上学。然后就跟随朋友学起了结他。试着玩着就持续到现在。

  MONOGEL(业仔):我哥哥很喜欢听歌和弹结他,我因此接触到音乐。影响我的乐队应该是七十年代的QUEEN,是《we will rock you》让我觉得摇滚真是厉害。在很小是时候——还是黑胶唱片的年代,那时我就觉得玩音乐挺有意思的,组组乐队挺不错。

  网易娱乐 :MONOGEL的最新专辑叫《出力.娇娃》,这张专辑的概念是怎样的?

  MONOGEL(CM):其实最初写歌的时候是边试边做的。一开始做了六首歌,但经过删选,我们把一些觉得不太好的淘汰了。通常我们会先做出一些初步想法,再由主唱业仔再深化创作写出具体旋律——毕竟歌是由业仔唱出来的,当然是最适合他自己的旋律才是最好的了。而当业仔写歌的时候,他会根据旋律的画面感同时联想出一个故事,然后我们会一起把故事按照旋律用歌词表达出来。最初做音乐是还没有一个方向的,但在做了一两首之后,慢慢发现原来我们做音乐是有一种倾向的。把这些音乐的倾向慢慢整理出来,再配合对唱片封面的感觉、专辑名字的感觉,就形成了现在的《出力.娇娃》。而且里面真的有一首歌叫《出力》,而又有另一首叫《娇娃》。

  网易娱乐 :请MONOGEL各位成员在《出力.娇娃》里面,各自挑选一首自己的最爱歌。

  MONOGEL(业仔):我选《伸手不见》,因为这张专辑里面很少这样的慢歌,而且歌的气氛很好,我自己很喜欢,H的词也填得很不错。

  MONOGEL(CM) :其实我们在不同的时间被问这个问题,答案都会有所不同。今天的话,我会选《我是一号》,这是整张专辑最嘈吵最激动的歌。

  MONOGEL(CM) :《我是一号》的故事是这样的。结他手H仔在做全职的结他手以前,其实也是一个上班族。在办公室里有如卡通片里面的超人,要时刻武装起自己,要应付突然飞来的冷箭、要穿着很厚的盔甲才能面对。“一号”其实就是描述这种像卡通片里的超人的感觉。

  网易娱乐 :这次的专辑里面有某些歌的演绎,有刻意走调的感觉,是营造出一种演出的趣味吗?

  MONOGEL(业仔):不是的,不是特意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有这种情况,哈。只是录出来就是有这样的效果。

  MONOGEL(CM) :有时我会做一些后期处理,尝试把录音时候偏了的声音校正,但校正后反而发现感觉完全不对,失去了那种感觉,不校正反而感觉更适合。原来这样的歌要有这样的演绎才有味道,完全正统地唱反而不行。

  网易娱乐 :MONOGLE有四位成员,其实通常是谁最有决定权,谁是主脑?

  MONOGEL(业仔):是没有的。只会在最后的“品质检定”这一关,哪位队员还有意见,就一直修改到所有人都满意为止。

  网易娱乐 :假如可以向对方索要一样东西,无论具体的还是抽象的,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MONOGEL(CM) :我会拿业仔的对旋律的触觉,他经常能想到一些很好的旋律。对于我来说是很困难的。习惯了作曲依赖乐队队友,当自己要创作的时候,会发现其实想好的旋律是很难的。

  MONOGEL(CM) :第一次有的乐器是一支牧童笛,因为学校要求要学的。而第一件自己真正拥有的乐器,是在街上琴行买的四百块的鱼丝木结他。就是让我终于能完成心愿,能够拿着格子结他袋载回学校的那支结他。但因为这把结他太简陋,制作太简单,抵受不了天气变化裂了,最后还让我的同学失手摔烂了。

  MONOGEL(业仔):我的第一支结他是一支绿色的结他,是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用刚拿到的薪水买的。

  MONOGEL(CM):我不是那种一创作灵感就如泉涌的人,我一定要逼自己坐下来努力写。但最近有过这样的感觉,那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看了方大同的演唱会,我简直整个晚上沉浸在那种触动中不能自拔,一直想着“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MONOGEL(CM) :我们讲不上有什么创作习惯。我们是典型的小乐队,喜欢一起排练创作,碰撞出火花的话就写出来,是不能强逼出来的。比如想业仔这样的“艺术家”,比较情绪化,很难用规划去进行创作,还是比较依赖灵感。而且几个人组乐队,一起创作的状态是很重要的。假如有争执,即时仍然一起创作,但出来的成品总会感觉缺少了什么。假如过一段时间感情恢复了,再一些创作就能碰撞出很不错的东西,会很兴奋。心理状况会很影响创作。

  MONOGEL(CM):因为我读书的时候是学政治科的,假如不做音乐我也许会做政府的政治政策类的工作。

  MONOGEL(业仔) :内地的有听过窦唯、唐朝、张楚、何勇,广州的乐队有听过与非门和沼泽。

  MONOGEL(业仔) :我很少买中文唱片,近来最喜欢的是王菀之的《诗情.画意》。我向来都很喜欢王菀之的声音,听起来不会感觉腻。

  MONOGEL(CM):我买的都是旧唱片。最近我最喜欢的,是我找了很久,但在香港买不到的一张爵士唱片,是BILL EVANS的一张1961年做的唱片《Sunday at the Village Vanguard》。是当时的爵士现场表演的录音,是爵士的经典。其中贝斯手叫Scott LaFaro ,他影响了很多以后的爵士贝斯手。这张专辑收录的是1961年6月23日的演出,10天之后Scott LaFaro就由于交通意外死去了。这张专辑里的演出就成了他最后的演出、也被视为最经典的演出。我以前看到很多爵士的教材都经常提到Scott LaFaro在《Sunday at the Village Vanguard》的弹奏方法。我一直买不到这张专辑,就一直无法体会这些描述。直到现在终于买到,最近就不断地听。

  MONOGEL(业仔):最近最难忘的,是刚过去的圣诞节,在深圳一个商场的广场上做的免费演出。现场有几个观众坐在最前排的地上,当时我们唱完了很嘈吵的《我是一号》,他们用类似唱京剧般的腔调大叫一声“好!”。我当时的反应是觉得“好,有眼光”,哈。

  MONOGEL(CM) :三月份MONOGEL会有几个演出,会和一对日本乐队在香港合作表演,3月4号还会到深圳的一个酒吧演出。

最新文章

模板天下 金沙ag平台 联系QQ:000001 邮箱:00000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金沙ag平台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