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金沙ag平台 > 金沙ag客户端 > 正文

对话Sanskrit与Monogel:玩世不恭的音乐态度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24

  蓝:你们乐队的名字叫Sanskrit,英汉词典里译作“梵文,是古印度的一种文字”,其实这个名字你们是怎么想来的?是不是因为你们的音乐会有些许的印度元素参杂在其中的原因呢?

  S:我们五个都很喜欢印度音乐,而Sanskrit就是印度最古老的文字,所有都是由Sanskrit开始,我们觉得很有趣,所以就使用上了。在音乐上我们会在作品中加入一些印度元素,但不会太多。

  蓝:你们从98年开始出道至今,这八年里面你们是怎样去坚持下来的,毕竟除了乐队刚开始时的学生身份外、到了今天你们还有着一份正职的,其实你们有没有去担心过因为工作而影响到你们在音乐上的创作呢?

  S:没有担心过,因为我们本身是好朋友,喜爱五个人一起完音乐的那种感觉,我们玩坐在一起时就有讲有笑,就像下班后的娱乐一样。只是大家上班时间不同,但现在我们每周都会有一到两次走在一起夹band的机会,有时也会各自在家练习。

  蓝:在这几年间,乐队成员其实也发生过变化,鼓手 Sam 的离队、肥圈转作鼓手、再找来“大头佛”的Bass手阿达加入。在变化的前后,其实你们发现会有什么的不同呢?

  S:阿达的风格和肥圈的不同,作品自然有所不同的,就像阿达刚加入Sanskrit就作了一首“隐形人”,是一首有力量的作品,这就是阿达的Bass和肥圈的鼓对Sanskrit的化学反应……

  蓝:乐队的成员小胡、Wilson与阿邦是乐队“野仔”的骨干成员;另外,Wilson、肥圈、阿邦又是“坏碑唇”的现场乐手。其实你们是怎样去处理这样的,乐队与乐队间的复杂关系的?

  S:不会有这个问题的。因为我们多数参与现场表演方面,参与制作的只是少部份,所以我们都可以专心于Sanskrit的创作上,所以是没有冲突的。

  蓝:成员小胡、肥圈与Wilson,你们都是读设计出身的,其实你们有没有觉得,在美术上的修为会有助于你们的音乐音乐创作呢?

  S:总体来说是有帮助的,因为两者都要在生活中取得灵感,从而化为创作的原素。

  蓝:在9月你们才准备发行乐队的首张专辑《醒神姜》。其实,用八年的时间来为一张唱片做准备,你们会不会觉得这个过程是漫长的呢?为什么要用这么长的时间,为一张专辑做这么多准备呢?

  S:当我们成立了差不多五年的时候,才准备发行乐队专辑的念头,因为我们想用一张唱片作为Sanskrit的一个里程碑,而第一件事就是整理我们我现有的歌,有那首要重新编曲?另外又要加作一些新歌?真的好不容易,此外我们没有录音器材和技术,所以找一个制作人也是一件头痛的事,加上唱片封套也是我们的结他手Wilson一手包办,路程确是十分漫长的。

  蓝:你们乐队五个成员,是不是全部都有参与做这张唱片的制作上面的啊?在制作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意见不合的情形?

  S:都有的,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吧,所以大家都会抱着学习的态度去做,有时会讨论为录音的效果,不过就没有意见不合的情况发生。

  蓝: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完整地听过这张专辑,其实你们对自己在里面的表现,会有什么评价?

  S:不敢说很好,但我们都觉得是合格的,我们想,将来可以发挥更多,Sanskrit正在不断进步。

  蓝:在这张专辑的尾篇之作中,发现了你们和MC Yan的合作,这是不是你们的第一次合作啊,在合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难忘的事情发生啊?

  S:我们早前已经和MC Yan有两次现场演出,录音还是第一次。很难忘!全首歌都是由他带起启发出来,有点意想不到印度经文可以发展出这个效果。

  蓝:其实,被揉合在你们即将要出版的首张专辑《醒神姜》中的音乐元素是挺多的,其实你们是怎样去定位这张唱片的?

  S:是一张记录我们这几年生活的一张大碟,也是Sanskrit的“起点”!

  蓝:第一次见到你们乐队的名字的时候,便有去查过英汉词典,但怎么也找不着其中的含义,究竟“Monogel”在中文里面是怎样去解释的呢?

  蓝:你们四人在Monogel之外,都是其它独立乐队的成员,是什么原因,会令你们走到一起的?

  M:Monogel 的组成,是纯粹的无心插柳。 在街上碰到很久没见的朋友,惯常都会敷衍地说一句:“有空就一起喝茶。”碰到玩音乐的朋友,通常会说:“有空就一起Jam歌。”普遍地来说,以上的两种情况,是从来都不会发生的。Monogel 的成立,就是属于一次“有空一起Jam歌”后的产物,可谓百年难得一见。Monogel 的成员来自不同的独立乐队,大家的 band 房都是位于同一幢无前门的工业大厦内。当时,大家所属的乐队都处于一个出完唱片后惯有的那一种胶着的低潮,正好大家都想在音乐上有一些新突破、新尝试。碰巧大家 玩的乐器又没有重叠,合起来刚好是一队 band 。加上当时我们几个人都是单身,常常都能空出时间,所以就可以整天在一起Jam歌。

  蓝:同时担当两个乐队的成员,其实你们有没有担心过在两支乐队间,发生演出或录音撞期的事情的呢?又有没有觉得累的时候的?

  M:幸好我们到现在还没什么大问题,亦不觉得累,因为我们几个人都很喜欢音乐。我们都认为玩乐队是以娱乐自己为最大前提。始终不是搞生意、又不是性命攸关的事,并无绝对的死线。所以即使有表演或录音撞期的事情都可以很容易地解决,毕竟大家都是通情达理的成年人。

  蓝:从Monogel的组成,到你们首张专辑的推出,一共用了多长时间啊?过程中,又经历过一些难忘的事情?

  M:由组成到首张唱片《出力.娇娃》的推出,一共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所有的歌唱部分都是在我家的睡房内录的。录“娇娃”当日, 正正是世贸部长级会议在香港举行的最后一天。录了半天,我和业仔在下午休息时打开电视刚看到示威人士冲破了警方的防线。一直看着看着,结果一直呆在电视前面直到凌晨三时多。

  蓝:平时你们都会听很多音乐的吧,有那些乐队或歌手会是你们喜欢的并为你们的创作带来启发的呢?

  蓝:你们首张专辑《出力?娇娃》,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个中表达的意思,为什么会用这个唱片名字的,想表达什么呢?

  M:真的很难理解吗? 我们觉得挺直接的,甚至可算是露骨——“出力呀! 娇娃……”(哈哈哈……) 主题都是我们这年纪(二十五至三十五)的男人所关心的——女人、钱、工作。

  蓝:你们几个人都是以“玩”的性质,从其他乐队走出来玩在一起的。其实在这张专辑的制作过程中,还有没有其他的乐手或制作人跨刀参与到唱片的制作中呢?

  M:坏碑唇的Chris在“出力”一曲中贡献出他的organ声音,亦给予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并在宣传方面提供了大量的协助。此外,帮我们做母带处理的音响工程师Simon “Noiz” Li, 和来自人山人海的Veegay(李端娴)两位亦特别在我们的唱片混音方面提点了不少。真的很感谢他们。

  蓝:记得,在今年3月你们的首支派台单曲是翻唱自张国荣的“甜蜜的禁果”,为什么你们会为选择一首80年代的中文作品,来作为乐队踏出的第一步的?又怎么没有,将这首作品收录在你们的专辑中的?

  M:“甜蜜的禁果”是为宣传一个向张国荣致敬的演出特别制作的。当初只是为宣传,并没有想过要拿来出唱片。结果反应非常好,但我们希望第一张唱片中全都是自己的作品, 所以没有收录在“出力.娇娃”内。现场演出我们不时都会玩,想听便来看现场表演吧! (哈哈哈……)

  蓝:听过你们作品的人,都知道你们做的音乐风格是复古的摇滚。观望现在的华语乐坛,其实玩这类作品的乐队并不多,为什么你们会选择这中风格来制作首张专辑的?

  M:玩复古摇滚是因为我们自己喜欢。老实说,现在的华语乐坛流行什么跟大部分独立乐队的风格可谓一点关系也没有。这其实是健康的。老是被潮流牵着鼻子走的乐队、歌手、唱片监制、电影人、小说家,是永远无可能做出经典的。就好像陈焕仁、雷颂德这些。

  蓝:随意与概念精简是在第一次听完你们的专辑后,留下的第一印象,这会不会是你们在制作的过程中,特意将将作品调和成这样的呢?

  M:“随意与精简”是专辑的整体概念,跟我们先前所讲的“过瘾、有趣和有型”都是差不多,但你用的形容词好像更有深度。

  蓝:如果要你们自己为这张《出力?娇娃》的专辑评分,你们会给自己打上多少分呢?其中,你们又会比较喜欢那些作品?

  M:85分。扣了15分,是因为不断听都不断发现其中能做得更好的地方。个人希望将来能在录音时对计算机的修正功能可以依赖少一点。全张专辑我都很喜欢。硬要选的话,这一刻我比较喜欢“奔其步”、“我是一号”和“伸手不见”。

最新文章

模板天下 金沙ag平台 联系QQ:000001 邮箱:00000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金沙ag平台 版权所有

Top